文献信息
越文化研究论著目录索引
资料室藏书
相关图书文献
鼎秀数据库
其他文献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文献信息 >> 其他文献 >> 正文
其他文献

周元棠诗歌酒意象浅谈

2009年10月09日 00:00  点击:[]

邹志方

诗歌的意象,是诗人通过艺术思维所创造的自然物象,其呈现于读者面前者,既有自然物象之特征和属性,更有诗人所赋予之特殊内涵。周元棠诗歌很重视意象的运用,其中用得较多的意象是“酒”。

周元棠(1791-1851),字笑岩,号海巢,会稽(今浙江绍兴)人,清仁宗嘉庆二十二年(1817)秀才,终生坐馆和入幕,周恩来高祖。其所生活的越州是黄酒之乡,春秋以降,醪酒已为越民所看重。至清代,自给有馀,远销他乡他国,成为绍兴著名特产。作为诗人,周元棠当然不能不有所沾染。虽然他在《都泗书屋即事》“只惜瓮开春酿熟,如何没稿与周郎”中声称:“海巢素不爱酒。”(自注)但事实上,周元棠是爱酒的,甚至于到了“痴”和“癖”的程度。其《闲居》诗便曰:“月夕多诗梦,花朝为酒痴。”《赠刘琴王》诗又曰:“狂士性情固酒癖,名流风味为书痴。”无怪乎其《海巢书屋焚馀诗稿》收诗136首,其中用到“酒”这一意象的占到22首之多。

周元棠用“酒”这意象,不外乎表达下列情思。

一是表达欢快的:

《刈稻词》:肯如先生轻折腰,一官汉沐斗升禄。 家家朋酒庆年丰,绘出豳民图一幅。

《唐梁 有< 代征人妇喜夫远还>一诗,题颇新 雅,即步成韵》:欲永新欢携酒 ,试弹旧曲坐琴床。从知好事随人愿,不负空山夜夜香。

《葱爪》:应许挛拳传酒令,不甘搔手助诗狂。何时鼓舞青天外,卷起飞龙海亦苍。

例一之“酒”,由“刈稻”而想到“年丰”,由“年丰”而联想“十月涤场,朋酒斯飨”(《诗·豳风·七月》)之欢庆场面;又由“朋酒”而连及“豳民”,由“豳民”而对比“先生”,可谓浮想联翩,而总体情思在借酒以抒发刈稻之乐。例二由梁 诗之“新雅”,想起“新欢”(按,指妻子),想起“新欢”“弹旧曲”、“随人愿”,并想起“新欢”应在思念“空山”之自身,因此,携起“酒 ”,何等欢乐!例三设想“葱爪”之心理:葱爪自有理想,即鼓舞青天,卷起飞龙,但“助诗狂”而心有不甘之时,也有挛拳传令之“许”。此种应允,当然也是欢快的。

一是表达养性的:

《秋夜杂咏》:笔底多花梦,文余学酒狂。琴帘与禅榻,雅称读书床。

《和吕崧扉春斋遣怀韵》:诗酒怡情未肯休,风光莫等逐波鸥。有时谱就桃花曲,漫笑轻狂弄笔头。

《述怀》:花满瑶阶月满门,愁多每欲断诗魂。色成空相参禅本,酒止微酣养性根。

孟轲有言:“存其心,养其性,所以事天也。”养性,是历代文人雅士自身修养的一种方式。周元棠以酒养性,虽受前代乡贤如贺知章、陆游等的启发,但付诸行动,亦有个性。例一将饮酒与弹琴、坐禅连在一起思考,最后还落实到“读书”,便是养性高雅之表现。例二将“风光”、“谱曲”与“弄笔”之怡情,与“诗酒怡情”作同一层面考虑,也是高雅养性之表现。例三竟将酒和诗连在一起,旁及花、月、色、空、禅,并指出,“酒止微酣”为“养性根”之最佳状态。这说明,借酒养性,在周元棠心目之中,非同一般。

一是表达消闲的。

《送春》:青春无计作勾留,寂寞园林一片愁。燕舞莺啼才几度,何人把酒饯红楼。

《和赵枫江咏菊原韵》:携取诗瓢与酒 ,闲来结契在疏篱。孤标不入繁华队,偏爱花开冷淡时。

《和言宝录咏菊》:惜秋无日不倾 ,一段闲情寄曲篱。骨老何嫌霜气逼,邀吟直到夜阑时。

《咏绿蜡烛》:流光斜透蕉窗外,散彩虚浮酒盏间。看到烟浓痕欲化,四围雅称翠屏环。

送春,常常令诗人感到“寂寞”,并产生“愁”绪。为什么?因为诗人联想到“无计作勾留”;当认识到“燕舞莺啼才几度”时,索性借饮酒以送春,即“把酒饯红楼”。如此消闲,够清高了吧。又以“何人”发问:则借酒消闲之雅情雅趣,谁可企及?这是例一所抒之情。送秋,诗人往往借菊花以寄意。故咏菊,便接以“携取诗瓢与酒 ”,或者“惜秋无日不倾 ”。试想,设若没有酒,闲情如何排解,仅仅靠菊吗?这就是例二、例三所抒之情。咏蜡烛,看似突兀,但前一首有“最是骚坛方刻就”句,这一首有“刻就吟诗参锦字”句,则知点烛是为了写诗;而写诗,当然离不开酒,故诗人是将“蕉窗”、“翠屏”、“流光”、“酒盏”连在一起写的,这就是例四所抒之情。显然,消闲是养性的别一种表达法。

一是表达遣愁的。消闷遣愁是历来酒诗的传统主题。李白《将进酒》曰: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”杜甫《醉时歌》亦曰:“儒术于我何有哉?孔丘盗跖俱尘埃,不须闻此意惨怆,生前相遇且衔杯。”陆游苦闷到极点,则曰:“人生只此足,得酒且高歌。”(《穷告》)又曰:“试问浩歌遗世事,何如酣 养天真。”周元棠早年并不得意,故亦每每在酒中消闷遣愁:

《夏夜》:消闷酒盈尊,遣愁花满户。蛙声闹未休,空想黄梅雨。

《送春行》:无奈园林空寂寞,不是高吟便清酌。饯君一醉到黄昏,只留一抹斜阳薄。

《青藤书屋吊徐天池先生》:达人不达无奈何,诗魂酒魄难消磨。一腔豪气摩空碧,中原麟凤脱网罗。

《自述》:谈心闲访友,消闷偶持觞。知贫依鲍叔,养客羞孟尝。

《九九消寒曲》:试看前村开瓮头,换酒时脱金貂裘。一壶倾倒寒尽散,邀吟镇日同销愁。

例一明言“酒盈尊”、“花满户”是为了消闷和遣愁,采取互文手法,为的是增加消闷遣愁之深度;再用“黄梅雨”中“空想”和“闹未休”之“蛙声”一衬托,以“酒”“消闷”“遣愁”之情状更加突出。例二由“清酌”而“一醉”,足见情绪之改变,而原因,则在“园林空寂寞”、“一抹斜阳薄”。这看来是自然现象,但怎能没有社会之联想呢?例三为徐渭鸣不平,徐渭多才多艺,可谓“达人”但命运“不达”,只能寄情于“诗魂酒魄”,于此,激动于胸中之情绪可以想象,故“一腔豪情摩空碧,中原麟凤脱网罗”,既是对徐渭的歌颂,亦是对自身的期许,借酒消闷遣愁竟到如此程度。例四得联系前后诗句,前有“才愧曹子建,谋惭张子房”之自许,后有“青毡难守旧,南浦许寻芳”之感伤,即是说诗人希望成为曹植、张良一类人物而不能,出身于书香门第而又不得不觅食他乡。现实是,象管仲依鲍叔和冯谖客孟尝那样依附他人(按,此诗当作于坐馆时),故只能“持觞”而消闷,亦即借酒以遣愁。例五以酒散寒、整日销愁之时,诗人很自然地联想到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”之李白,极其自然。

意象给诗词创作开拓了广阔的天地,其通过形象所提升的审美情趣,其组成意境所呈现的艺术画面,大大丰富了诗词的表现手法。王昌龄《诗格》曾曰“久用精思,未契意象”,说明意象创造之不易;司空图《诗品》曰“意象欲生,造化已奇”,说明意象创造之效果。周元棠之诗歌意象自有创意,自成格调,为读者欣赏和创作传统诗歌,提供了丰富的艺术借鉴,酒之意象尤甚。


上一条:孟浩然游浙东的目的及行迹考异(上)
下一条:越女采莲

返回

校园网     浙江省社科联     浙江师范大学江南文化研究院     安徽大学徽学文化研究中心     山东大学齐鲁文化研究院     四川师范大学巴蜀文化中心     台北大学     日本早稻田大学     日本京都大学    
地址: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城南大道900号南山校区13号楼2楼 | 联系电话:0575-88341849 | 邮编:312000 | 邮箱:yuewh@usx.edu.cn
版权所有:中国越文化 绍兴文理学院越文化研究中心 | 浙ICP备06011068号 |技术支持:海马科技